您◆违◆反◆了◆道◆德◆良◆心◆准◆则

从天堂到地狱有4387个台阶。

灵魂伴侣Ⅰ

如同一些沉迷在欲望深渊的蠢蛋说的一样,庄园主手上也出现了一个名字。和大多数不愿暴露的人一样,他选择用绷带缠上那个名字,毕竟他可不认为单凭一个名字就能确定自己的终身伴侣。
“上帝这真是要多蠢有多蠢,他该不会就是为了玩弄我才这么做的吧。”趁着休息的时间庄园主向杰克抱怨了一小会儿。
“嘿!对你的神放尊敬些,他永远公平对待每个人,哪怕是你这个不被上帝所容忍的人。”
菲欧斯有些愠色地看着他,而庄园主无奈地耸耸肩,食指在唇上划了一下表示自己不会再说出有亵渎上帝意味的话儿来。

“说起来,你手臂上的名字是什么?”
杰克压了压礼帽,擦试着指刃,漫不经心地对庄园主问到。“可别是我们之中的一个。”
“奥尔菲斯。”
“什么?”杰克这才反应过来不对劲,他转移视线看向庄园主,虽然隔着面具但庄园主依然能感到他的疑惑。“等等......你说你手臂上的名字是你自己的名字?”
“这不是很正常吗,”比起杰克的反应,庄园主他本人倒是淡定许多。“我是个不配拥有爱情的人,至少在上帝眼里我是这样。”
“别这样奥尔菲斯,说不定会有跟你同名的人呢。”
“或许吧,但我更倾向这个名字就是我自己。嘿杰克,把你的指刃借我一下。”庄园主接过杰克递来的指刃,拆开右手上的绷带,躲开筋络把手臂上的名字割了个七零八碎。
“你不怕痛的吗?”
庄园主停下手里的动作,对杰克笑了笑。“如果我真能怕就好了。”

庄园主在一家精神病院里找到了他,奥尔菲斯。还真如同杰克说的一样,同名人?
穿的一样的风衣,翻得很糟糕的硬领,身材消瘦,昏暗的光线在他的脸上打出浅色的阴影。而他正无意识地翻弄着一本书。
“你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可不怎么样,奥尔菲斯。”
对面与庄园主同名的男人对他露出一个笑容,关上那本书。
“彼此彼此,希望你下次来见我时可以扣上你衬衫最上方两粒塞璐圆扣,不要露出你那苍白得过分的肤色。”
有趣。庄园主拉开一把椅子双腿交叠正视着他。
“我让你从这儿出去,你陪我一起去看一场游戏如何。”
“听起来我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你又带回来什么了?上次说到的那位入殓师?还是那位画家?”
杰克擦试着指刃,目光看向以庄园主身后那个人。“哦——是入殓师先生吗?”
“噢...不是的...事实上我是...”奥尔菲斯有些尴尬地开口,刚想撇清一下却先被庄园主打断了正欲脱口的话。
“他是我找来......推演一切的人。”
“WOW——他的待遇可真好。先生你的名字是?”杰克漫不经心地从喉咙里挤出字句,但下一秒他就被自己呛了一下。
“噢...我叫奥尔菲斯。嗯.....您是开膛手杰克吗?”
“嘿!庄园主,这就是你的那个?你还真找到了?”考虑到他们两个名字一样,杰克想了想还是决定用平常的称呼称呼他。
“我不是主动去找他的,我只是恰巧,伊索·卡艾先生也在那里,但是他可能还有些小问题没解决,他来的时间可能还要延迟一些。”

庄园主脱下外套搭在沙发上,他看见了奥尔菲斯手腕上的腕表,才猛然想起来右手上的名字。
“奥尔菲斯,我能看看你的腕表吗。”
“噢.......抱歉我不是很想让人看。”
“大概是不想让人知道那个蠢到让你怀疑上帝智商的名字吧?”
奥尔菲斯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哦......”庄园主歪着头想了想,还是决定展示给他看算了。所以他拉开了右手的绷带,给奥尔菲斯看清楚那一块的名字。
“老天......你他妈是嗑止痛药嗑多了吧...没事干嘛划掉那个名字。”
“噢......你也想过这么做,只是迫于你不敢再用那些东西麻痹你的痛觉神经,有什么资格来说我呢。”
奥尔菲斯看了看他,终究没有再说话。

奥尔菲斯离开了,庄园主一点都不意外。
他迟早会知道“奥尔菲斯”是个怎样怎样的人,反正他们的童年经历惊人地相似,都过得不是那么美好,只不过庄园主比奥尔菲斯更能在那些蠢货前表现得正常些,所以他才没有进精神病院。
庄园主在自己的庄园里找到了那座破破烂烂的红教堂,然后在里面找到了那位新的监管者。
“哈斯塔......我没说错吧?”
下一秒他就被那些恶心黏腻的触手拍到了燃烧过的灵枢上。上帝,庄园主在想他仅剩的幽默感能不能从快贴到他脸上的无数猩红眼睛里看出一点能开玩笑的东西。
那位神转了转他那被绷带绑紧的手骨,然后停下来。“奥尔菲斯。”
可能是庄园主的错觉,他觉得哈斯塔可能有一点点困惑,如果真的有人能从那数不清的眼睛里看出来什么的话。“我在我的国度感觉到了,是你,但又不是你。”
“你们这些神能不能在说话的时候说这种听不懂的话,我都没有这么跟别人说话!还有......”庄园主喘上一口气,“能不能把你这些恶心的触手挪开,我想它们压在我的胸膛上是导致我呼吸受阻的原因。”
神祇收回了触手,他转身离开。“我会搞清楚为什么的。”
哈斯塔一离开教堂庄园主就立刻拆开了手上的绷带,他看到手臂上的名字正在从猩红猩红的伤痕颜色逐渐变浅,就像正在愈合的伤痕。
一个将死之人哪来什么爱人。
“奥尔菲斯......”

“菲欧娜·吉尔曼,你的上帝现在已经开始欺骗我了。”新的一次休息时间庄园主对菲欧娜这么说。
“上帝不会欺骗任何人我的朋友,哪怕是你这种以欺骗为生的人,上帝也不会欺骗的。”菲欧娜携着她的门之钥刚准备去参加新的一场游戏,听到这不客气的说辞毫不客气地回了庄园主一句。
庄园主没有继续听下去他的话,他拆开绷带,指腹蹭着那一片本来有着名字的皮肤,现在它几乎淡到没有了。
“我对此抱有怀疑态度,菲欧娜。”
怕不是真的去了他那个国度吧,他的国度。
“菲欧娜,要证明你的话没错,我得亲自问他。你得帮我去那个国度。”

“喴!那边的触手怪!”
说实话庄园主还是挺虚的,毕竟这只是他到处游历的时候在一个无数个宗教杂糅的地方骗到的东西,鬼知道它到底有用没有。
哈斯塔正牵引着奥尔菲斯去往他的国度,上帝这是偷渡啊!不过算了,管他呢,反正马上就会有个死人了。
庄园主转身时风衣带起的风里有着强烈的敌意,他手里握着这叫什么温彻斯王牌的枪,枪早就上膛了,但他没法开枪。
因为庄园主看清了黑暗深处那一张脸,那是跟奥尔菲斯很像的一张脸,鲜红的唇像极玫瑰也更像极毒药。
“奥尔菲斯......?”
Damn it!庄园主在心里骂了一句,他的手臂几乎僵硬,握在手里的枪沉重得吓人。
“我没想到作为神祇你的手段这么恶劣。”
“这不是重点,”顶着作家的脸的哈斯塔扯开一个嘲讽的笑容,“重要的是,你敢对这张脸下手吗。”

黑暗里满是沉默。
寂静无声的空间里能听到两人呼吸的声音。
故而温彻斯枪响的那一声几乎震破耳膜,金红色的火焰在黑暗里翻滚,将那张精致的面容烧的千疮百孔。
“噢......用我的过去来威胁我......这不是个好选择。”
“我只需要两秒就能做出选择,遇到那个混蛋我会毫不犹豫地给他的脑袋来一枪。”

庄园主径自从那一堆灰烬里走过去,他知道这不是哈斯塔的真身,只是个可以随意抛弃的皮囊。
“你真以为......你能救他......别开玩笑了...人不可能违抗神的旨意......”
正在把奥尔菲斯的手搭在自己身上的庄园主停下了他的动作,对着那堆灰烬露出了一个冷淡的笑意。
“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可能对他怎么样。”
“如果你真的想把我的灵魂伴侣从我身边夺走......”他拆开手上的绷带,露出那个恢复到猩红颜色的名字。“并且有那个能力的话。”
“来欧利蒂丝庄园找我,我恭候你的到来。”

评论(15)

热度(110)